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包头新闻社会 脚踩高压线的“特种兵”

脚踩高压线的“特种兵”

在高压线上工作的小罗和鹏飞 

地表温度33℃,50米高的铁塔之上,太阳毫不客气地把炙热的拥抱给了正在高空作业的包头供电局输电处带电检修班的带电检修工。

厚厚的全封闭均压服紧贴着烫手的铁架,热浪从里到外,再从外到内,瞬间升腾。危机四伏的高空之上,没有避热的任何办法,唯有用意志和全神贯注的工作抵御暴热带来的侵袭……从5月开始,一年中的最难熬的日子开始了。

电话就是命令

5月,初夏的包头突然失去了清爽,热情的太阳从16日开始就让温度飙升到了30℃,18日更是达到了33℃。

室外翻涌的热浪让人们躲在屋内不肯出去,18日上午10点钟的一通电话,却给包头供电局输电处带电检修班10名年轻小伙子下了“军令”——东河公墓南五公里处,220千伏包青I回41号铁塔受风力影响需立即更换重量较大的防污闪瓷质绝缘子。

电话就是命令,班长张峰立即通报班组成员,刚刚还在互相打趣的9名年轻小伙子立即整装,各司其职地检查备件、设备,十几分钟后,两辆作业车驶出了输电处小院。

二十公里的车程,由于路况原因颠簸了一个小时。远离城区高楼大厦的遮掩,太阳肆无忌惮地烘烤着没有空调的作业车。开窗尘土飞扬,不开车厢就如桑拿房,当最后一丝忍耐即将瓦解的时候,一座50米高的铁塔出现在不远处的高地上。东河公墓南五公里220千伏包青I回41号铁塔到了。

铁塔上的蜘蛛侠

铁塔的脚下,是个近乎60度的斜坡,由于车体过重,即便挂上四驱也无法开上去,所有的工具和设备只能依靠手抱肩扛。一件件、一趟趟,好不容易将所有物品转移到41号铁塔下。环望四周,除不远处几座孤零零的墓碑,一片避暑的绿荫都没有。

仔细观察高空中存在隐患的绝缘子,制定了详细的工作计划后,上塔更换的重任落到了小罗与鹏飞两名80后身上。

大家都知道,更换工作难度极大、危险性极高,没有“金刚钻”干不了这精细活。

经过五年工作的历练,二人已是这项作业中的行家里手。鹏飞将十斤重的均压服艰难地套在身上,因为密封性好,没出一分钟,汗珠便从他额头渗出;小罗腰上系挂着一根十五斤重的五米伸缩杆,扛着一大盘绝缘绳,戴着安全帽,沿铁塔直梯率先上塔。马上要结婚的小罗,为避免脸被晒伤,特意戴上了口罩。这个小小的举动换来了一片善意的嘘声。

稳稳地爬上塔顶,二人系好安全带,将滑索固定在距地面35米高的导线上,将绝缘绳穿过滑索后送至地面。小四川、冬哥、强队、宇杨在地面将绝缘绳牢牢抓住,负责绝缘子的起降。

正值晌午,铁塔周围腾着热浪。地面人员仰着头,直视着刺眼的强光配合塔上人员的每一道命令;塔架上,两个从地面看来只有一寸多大的小人默契配合,小罗双手紧握伸缩杆,探出身子去配合鹏飞拆卸绝缘子,每一个动作都令人惊心动魄。

半小时后,140斤的绝缘子被送至地面。此时,塔上的鹏飞双手握紧220千伏高压带电线路,准备徒手进行新绝缘吊瓶的安装。

“高空”“高电压”“高气温”的“三高”环境组成的画面,令人不敢直视。

带电的“军功章”

一米、两米,260斤重的瓷质绝缘子缓缓升空,铁塔四周发出的“咝咝”的电流声直穿心底,激起层层恐惧。

地面工作人员的后背已渗出片片汗渍,汗珠顺着脸颊、脖子连成线。地面、高空一片肃静,偶尔大喊出的指挥声,让凝结的空气分外紧张。

下午4点30分,四个小时的鏖战,十名班组成员紧密配合,六串绝缘子更换完毕。

返回地面的小罗与鹏飞已被汗水浸透,头上的安全帽因为烫手,被他们直接甩到了地上。鹏飞调侃着:“安全着陆,还是回到地面感觉踏实,没有大风扬沙,天气不错.....”

手握高压线“触电”的感觉如何?鹏飞带着几分狡黠地说:“感觉像针扎,但不能松开,否则被感应电打一下更疼,不过又刺激又爽,下次带您试试,上面的景色相当不错……”脱掉沉重的均压服,水洗了一样的小罗露出手腕和小腿被烫伤的红印子。小罗说,每次上去,都会留下几个“军功章”。

回程依然燥热,车内响起阵阵鼾声,阳光透过车窗洒在他们被晒得通红的脸上,熠熠生辉……

记者 赵永峰 通讯员 徐则 张磊 摄影 卢肃

文章来源:http://news.baotounews.com.cn/baotounews/sh/2017/0526/544250.shtml